启蛰

惊蛰

沉(伞修)

(意识流片段描写,可能ooc?) @妄言菌

最近梦很多,叶修总是在半夜醒过来抽烟,一根一根地抽,整间屋子都是呛人的烟雾。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可能是战队的杂事,可能是最近压力有些大了,又或者是…老了?叶修摇头笑了笑,又抽了一口,然后愣愣看着喷出的烟绕着圈子扩散在空气中。
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失眠可以多听听歌,想着放几首抒情音乐能不能缓解缓解,叶修带上耳机平躺在床上。
从《菊次郎的夏天》到《卡农》,叶修没有做梦,也没有睡着。

承认吧,你在想他。

这种时候,连沉默都有些撕心裂肺。
已经好久没有梦见他了,原本以为翻了一页的事情再想的时候不至于那么刻骨,不必那么小心翼翼。
于是叶修不敢想了,从前是藏着不想,偶尔有人提起还会庆幸世上记得他的人原来不止自己一个。
现在是叶修藏不住了,这种东西哪里是藏得住的…叶修自嘲般笑笑,想点烟,烟盒却已经瘪了。
叶修又开始在床上发呆,算了吧,睡不着就不睡了。
他盯着窗帘的一角
他入神地看着窗帘下一不小心露出的一片白光…

他在想苏沐秋。

这是他这几年做的最放肆的事了。
半夜把窗户锁死,盖上窗帘。
想一个人…
从他们的十五岁一直想,却也只能想到十八岁。
他们都以为叶修会坚强的把这些东西藏好,他不会伤春悲秋说他想某个人快疯了。
叶修也这么以为。
所以现在这样想念的机会是只有一次的。
即使他矫情大哭,又或者他一遍遍想着那张脸,都是偷偷的,不会有人看见。像在水底憋气,叶修只敢在这样的夜里才能上岸喘一口气。
他太累了。

天亮以后他就会沉进水底。

在这种时候,叶修觉得自己都想来上一口了,翻箱倒柜出来一瓶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啤酒。
打开抿了一口,一股子怪味。
正准备再来一口,突然想起来那个人有点严肃的脸“过期的东西不能吃你是知道的吧!生产日期不会看吗?”
操。叶修低低骂了一句,把啤酒扔进垃圾桶里。他眼睛红红地望着天花板,思绪漫无目的地飘。
那次是什么时候来着?
好像是周末,他偷吃了一盒过期的果冻闹肚子。苏沐秋骂他来着,两个傻小孩当时好像还吵起来了。叶修想着想着就开始傻笑。
“我他妈怎么知道过期,是甜的啊!”
“大爷你看看生产日期吧…”
那次争执是在那个人的吻里解决的。
他们交换了一个过期果冻味的吻,挺甜的。

叶修傻笑了一会儿,突然不怎么敢想下去了。
他就那么迷迷糊糊坐了几个小时。

临睡前肚子开始痛起来。
有时候还真得听你的…叶修想。

天亮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