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蛰

惊蛰

奶油包裹

一发完,破廉耻,周叶h
ABO,奶油play,ooc
既然是纯肉就没有什么废话了,我们评论见链接吧…
其实就是为肉而肉… @妄言菌

讲过童话给你听.4

伞修,ooc,非典型童话,完结篇
(我真的没有死,你看我这不是来更文了么…)
因为不会放链接,所以前文见主页,过几天在把这个故事一次连成一篇再发一遍好了…



荣耀路上的朋友不多,所以哪怕吵吵闹闹,他们也都很珍惜这段友情。
可荣耀的宝座只能有一个人。
越往上走,人就越少。
到了最后,只剩下了叶修一行人。
“要找到荣耀!”秃了尾巴毛的老虎难道正眼看着叶修,认认真真地说道。
它被困在泥沼里,金色的眸子不见慌张,即使它的魔法在一点一点流逝。
“嗯。”叶修王子裹着有点脏了的披风,没有多余的话和安慰。他知道韩文清不需要这个。
叶修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狼狈写在了脸上。骑士背上的长弓也沾了泥灰,但他没有放手。
娇气的小公主手握重炮,身体还支撑不住那么大的炮身,但即使虎口被震裂开,小公主也没有放手。
发带被烧成了焦黑
连唯一的白裙也在蓝色的火焰里破烂

太阳快要落下来了…

火光中的小沐橙固执的对着太阳,连云层都被血红的光芒撕裂…沐橙脸上的血痕和灰尘在光下清晰可见。
叶修知道
她是个真正的公主
她永远是最美的公主。
像是苏沐秋一直所做的那样,叶修举起战矛挡在沐橙的面前。
沐秋望着坠落的火焰里,挡在沐橙前的少年…
叶修除了那双精致的手外,其实还有一个地方很好看…苏沐秋痴痴地想。
战矛划出一道凛冽的弧,弧光带着比太阳更灼热的烈焰。
火焰映着少年的眸子,瞳仁里燃烧着的是鲜血,信念,还有荣耀。
少年腾空而起,像是要击碎太阳。
叶修除了王子特有的细腻双手外,他的眼睛也很好看…
叶修的长袍在火中燃烧,眼神清澈
一如初见。

太阳坠落下高山,金色的熔岩流进焦枯荒凉的大陆,远处传来一阵浑厚的钟声…
苍老地叹息声响起,太阳背后是无边的黑暗,甚至连月光和星辰都不复存在。
只有一点微弱的光,忽明忽暗。
“沐秋?”叶修的声音有些发抖,他轻轻拉住苏沐秋的一根手指,眼里尽是泪水。
荣耀之巅,真正的王座。
沐秋微微拉紧了叶修的手,微不可察地将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荣耀的巅峰近在咫尺。
他想吻住叶修,但最终只是捏住他的一根手指。给了小王子一个拥抱。
“是啊,叶修。”他将叶修的头埋在胸口“我们到了…”
叶修听见了骑士的心跳,胸膛的微微起伏,叶修分不清他是在笑…还是在哭。
沐橙倒是哭得伤心,分不出是因为高兴成功登顶,还是因为哥哥瞎了眼。

走上荣耀巅峰的路只有几步。
叶修一步,一步地向上。
王座上有一个美丽的女人雕像,手中捧着一颗鲜红的宝石。
王座后是一把嵌入石中的伞,周身都是冷硬地青光。
石像忽然开口,石头雕的眸子望着远远的大陆。
许久才有一声叹息响起…
“诅咒与希望共生,烈火伴长风而行…”
荣耀女神手中的红宝石开始发光,慢慢升至半空,落在了叶修的额头上。
“荣耀宝石选定了你,”石像侧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叶修,“你即是荣耀大陆的王…”
叶修没有从冰冷的石头眼里看出什么恭喜来,反而多了些惋惜…
“我的朋友们呢?”叶修慢慢抚上腰间的战矛,斜剜了荣耀女神一眼。
“你们道不同。”石像没有再多说,石手一抬,叶修便发现自己在一座巨大的石坛上,额间的宝石发出炫目的光。
身上的脏袍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丝绸和软甲。
战矛依旧在手中,似在翁鸣。
石坛下有许许多多的人,熟悉的老虎和鹦鹉,术士和魔术师…不熟悉的诸多人武器各异,立于圣坛下。像是在朝拜…
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呢?
叶修有些恍惚地想…
回家吧…是该回家了。傻弟弟估计又在抱怨了…老国王年纪也不小了…
或许该结婚了…然后我要统领我的王国。
叶修望着坛下欢呼的人们,眼里忽然一阵模糊…
流泪了。
叶修望着湿漉漉的手心,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要哭呢?
他听见有人在问。
你是谁!  叶修几乎要哭喊出来。
但没有回应了…
他呆呆看着远方,半响才慢慢开口,似乎在喃喃自语

“是啊…”
“你是…谁啊…”


苏沐秋没有走,他拔出了千机伞。
千机伞可以解除一切诅咒,当然也包括公主活不到十八岁的诅咒。
代价是失去一个骑士最骄傲的东西。
一个是忠诚
一个是爱情
沐秋收起千机伞,慢慢抱住哭泣的公主,失去忠诚的代价是他永远无法再保护心爱的小公主,他永远的小公主。
而失去爱情的代价,是…
荣耀女神将千机伞递给了苏沐秋,语气不变:“你将失去你的自由和一切。”
“我明白。”骑士笑着接过伞,摸了摸伞身,表情似贪恋似痴迷,“可以帮我一个忙么?”
“麻烦将我这把伞带给一个叫叶修的王子。”

“告诉他…”

“我很好,不用挂念。”

叶修成王的第四天,收到了一份贺礼,一把银色的伞,周身被烈火覆盖,很是帅气。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总觉得自己应该见过这个东西。有个名字却总向堵在他的咽喉…
荣耀女神在他的身后轻轻叹气
“他让我将伞给你…”

“他叫你不用挂念…”

“他…在东边最高的塔上。你去的早的话,可以看见…”

叶修发了疯似的跑,那个名字…那个人…
为什么会忘记呢?
这么重要的人…怎么现在才想起呢?
叶修死命狂奔。
荣耀没有阳光,叶修跑在东边没有光的荒野上。
百米处忽然有一个光点
叶修只看见了光芒中的那张脸
温柔干净的眼神一直望着自己,光下的他一尘不染,那笑灼得叶修心发慌…
像是…要失去什么了…
叶修愣愣看着慢慢飞向高塔的骑士
“苏沐秋!!!”
叶修想哭出声,但怕他难过。
“嘘…”苏沐秋笑了笑,眼里明明也闪着泪花,却还一直笑着。
“你听我说…叶修。好好听着…”
“替我照顾好沐橙,也替我…照顾好你自己。”
“我不会死的,我一直在。”
苏沐秋的身体已经渐渐升高,叶修看不清他的脸了,连他拼命喊出的话也听不清楚。
“我会成为你的太阳…”
最后一句,他似乎是这么说的…
荣耀的东方没有太阳,但是有沐秋。
叶修看着高塔上消失不见的少年,想要伸出手…
小小的叶修想要摘下一颗星星
长大的叶修想要留下一个太阳
“我会成为你的太阳…”

“我爱你…”叶修忽然朝着塔尖大吼出声…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叶修一声比一声大,嗓子嘶哑,眼睛红彤彤的
小小的叶修抓不到星星
长大的叶修留不住太阳
现在的叶修像八点档男主一样哭着对爱人表明心迹。
得不到回应的叶修像是委屈极了的孩子,
小心的,一字一句的重复着
认认真真地一遍遍说着
“我爱你…”

高塔忽而亮出光,像是太阳升起,像是希望降临。
“我爱你…”
叶修看着不会陨落的太阳,兀自低喃。
然后慢慢起身,甚至不敢回头。


荣耀大陆下了一场小雨,一路泥泞。
高塔上的人擦掉了最后一滴眼泪。
“我听见啦,傻子。”
“我也爱你…”

讲个童话给你听 3.

伞修,不正经的童话hhh,ooc,前文见主页


1.
荣耀的路很难走,但并不是没有人去尝试。
叶修和苏家兄妹还是遇见了很多想去山顶摘宝石的人。
他们在荆棘丛生的毒花园遇见了穿长袍的巫师,帮他救下了十分聒噪的鹦鹉宠兽。
虽然沐秋和叶修一致认为这个笑得温柔的巫师喻文洲和那只说话不换气的鹦鹉黄少天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心脏的温柔巫师彬彬有礼地道完谢后第二天就“借”走了王子仅剩的最后一点魔法石…
“唉…”王子看着已经不剩什么的包裹和巫师的“欠条”,又准备点烟。
骑士默默拉了拉王子,眼神沉重。
“沐秋啊…不用安慰哥…”叶修摆摆手,“没事儿…毕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苏沐秋淡定的望着王子手里夹的烟卷。
“不是,我是想说你的火柴盒也被拿了…”
“…”
叶修摸了摸身上干瘪的烟盒和没有火柴的包,叹了口气。
背影要怎么可怜就怎么可怜,要多萧索就有多萧索。
沐橙公主有些不忍,心想着,反正有两个发带,卖掉一个给王子买点儿烟和火吧…
半晌后,叶修回来了,手里是慢慢当当的金币和魔法石,还有一只被封了嘴的鹦鹉…
“怎么办呢…我不知道鹦鹉怎么吃啊…”叶修叹气,看起来更愁了。
沐橙看着摸包裹找火柴的叶修,一口血逼上了嗓子眼儿吐不出来。正准备转身找哥哥求个安慰,却看见正气凛然的哥哥正默默从后腰包里掏出揉皱的烟盒和几根零散的火柴,正消灭罪证…
很好,公主憋在嗓眼儿的一口血不仅没被逼出来,还被硬生生吓回去了。
苦恼于不会做鹦鹉料理,苏沐秋和叶修决定放了黄少天。
叶修严肃的托起彩色的鹦鹉,一把抛向天空,看着它惊慌失措地飞远,一边飞一边叫,毛都掉了好几根。
沐橙公主望着彩色的鹦鹉,好奇地问
“它在说什么?”
苏沐秋看着公主,认真说道:“尊敬的公主殿下,它是在为我们的仁慈唱着赞歌!”
叶修坚定地点了点头,只是拿烟的手有些抖。
黄少天可能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不要脸的人,飞到一半它几乎快要忍不住放下自己优秀的蓝雨王牌身段去啄人了
权衡了一下敌我方的实力悬殊,黄少天果断的俯冲飞向公主的面前,中气十足地大吼一声
“去你大爷的赞歌!”
然后毛也不留的飞走了…
非常怂
怂得很果断。
放屁你他妈能不怂吗!老子看见叶修已经把刀举起来了!靠那个小鬼手里的是箭?我日…
机会来了?
跑!
以上心里活动均来自某只吓到说不出话的鸟。

2.

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只叫韩文清的老虎那么讨厌他。

(沐橙:可能是因为你在决斗的时候下了黑手,拔了他的尾巴毛…)

当然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住在榕树上的魔术师王杰希为什么一见到他就要扔药水瓶子。

(沐橙:可能是因为你那次喝多硬要把他的眼睛撑得一样大…)

至于黄少天讨厌他的原因…

(沐橙:……可能是因为你刚刚想把它吃掉)




2333…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啥
(恭喜玩家叶修达成成就“吓得黄少说不出话”“老虎屁股上拔毛”和“吓到对称”任务^_^)

讲个童话给你听.2

上一章走这里~http://aiboni694.lofter.com/post/1e8faccc_fecfa0e(因为不知道怎么放链接所以凑合着点点…)
ooc,伞修。


1.

衣衫褴褛的骑士,脏兮兮的公主和颓废的王子。
嗯…
奇妙的组合。
小公主其实是个美人坯子,只是还太小,又没有什么好看的衣服。
两条红丝带和蓝丝带,就是她每天纠结的唯一搭配问题。
“哥哥,你说今天穿什么裙子呢?”小公主站在高高的木头凳子上,看着单膝跪地的“骑士”,神色骄傲,就像个真正的公主一样。
“尊敬的公主,您穿什么的美丽无比,尤其是那条白色的纱裙。您就是真正的荣耀女神,我的公主。”苏沐秋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目光虔诚,像是真正为一个公主而宣誓。
难道不是因为只有蓝白两条裙子,蓝的那条正好被洗了么?
叶修看着一本正经的兄妹两人,倚着破木门抽烟,暗自吐槽道。
“那边的王子殿下?”小公主踮了踮脚,小木椅子就吱呀呀的摇,让人怀疑下一秒就要散架。
“咳咳,王子殿下觉得今天我应该戴哪一条丝带呢?”
小公主举了举手上的丝带,小脸红扑扑的,骑士尽职尽责地为她扶着摇摇欲坠的小木椅。
又…来了。
叶修表情复杂地掐了烟,看着这两条已经连续问了四个月的丝带,有拿火柴一把烧个干净的冲动。
为什么又是这样…
为什么还要问我…
为什么不放过我…
叶修颤抖着想要去摸火柴再点一支烟…
最后他对上了小公主期待的眼神。
“算了…”叶修摇摇头苦笑一声。
“我尊敬的公主,您戴什么都好看。”他最终还是微微俯身,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眼神温柔,像是注视着一位真正的公主。

2.
其实苏沐秋想要去找一个比荣耀宝石更稀罕的东西。
荣耀王座上无人能拔出的千机伞。
千机伞似乎是传说都不怎么提及的,因为它自诞生就是违背荣耀女神的封印神物。
传说千机伞会破除一切荣耀大陆的诅咒,也会让荣耀女神带走你最珍贵的东西。
诅咒与希望共生,烈火伴长风而行。
“叶秋,我想要千机伞,破除我的诅咒。”
骑士眼神沉静,望着王座的方向。
叶修和这位不正经的骑士生活了也有半年,他明白骑士的执着。
因为这样的梦想,他也背负着。
正因为有了同样的方向,所以才能一起并肩在荣耀的路上!

3.
沐橙公主发现其实这个总是不说好话的王子其实也没那么讨厌。
在出发前他仔细打理过的装扮让沐秋都愣了三秒。
邋里邋遢的王子殿下终于骑上骏马的时候居然也有了些所谓的“贵族派头”。
“这衣服真勒得慌…”
马上的翩翩公子还没有维持假象过三秒,就已经人设崩塌。
算了吧…小公主望着马上那个不怎么潇洒的身影,转身看见骑士微微瞪大的双眼。
看开点吧…小公主自我安慰着。
王子什么的,还是骑士来嫁吧,我一个公主凑什么热闹…



每天一小点一小点的更,估计不长,不算什么正经的文风

关于生日和暗恋.1


(我纯粹为了肉…纯粹……ooc)
蓝河最近很烦恼,至于原因嘛…某大神马上就要过生日了。
关于礼物…
“叶神?你…不是快过生日了吗…那什么,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啊?”蓝河略带忐忑的问,然而耳机里只传来一阵吐息声。
叶修叼着烟盯着屏幕上那个虚拟的角色人型,鬼使神差地伸手戳了戳,然后笑道“小蓝呀,哥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就特别喜欢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蓝河几乎在一瞬间就回问道。对于叶修“特别喜欢”的东西,他有一百二十分的好奇心。
叶修笑了笑,捻灭烟头没有回话,急匆匆就下了,临走前只发了一句“期待你的礼物。”
当然,他是微笑着发的,满脸都是联盟战术大师通用的心脏式笑容。以至于方锐大大在看见叶修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吓得马上在群里发消息问大家是否都安好…
然后在点心大大发道“叶修居然对着电脑露出这么恶心的表情…”时,叶修上线了…(默哀)
真是喜大普奔,经历了现实的脸T•修和真•嘲讽•笑的双重洗礼后,表示需要一个林敬言大大爱的拥抱…
不过不管职业选手群是如何的群魔乱舞,我们可怜的小蓝还在为了生日礼物纠结。
“靠!期待个鬼啊?”蓝河烦躁的把已经事先买好的手环连同包装盒扔在一边。
半响后还是乖乖地起身,捡了回来…
至于小蓝河为什么百般纠结一个生日礼物,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或者说所有原因,都是因为这个人是“叶修”的缘故。
他喜欢的人,他在意的人,同时也是…他暗恋的人…
其实蓝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可能所有的喜欢都要这样说起。因为没有不喜欢的理由,所以喜欢上了…
-“呃,那个一般男的过生日都喜欢什么礼物啊?”蓝河犹豫着发了条消息,渴望好友的援助…
-“小蓝…你不是‘一般男的’吗?你喜欢就什么送什么啊…”春易老在看到这么一条没头没尾的消息时有些懵,但还是给了点建议,虽然没有什么用。
-“不是…就…怎么跟你解释呢”
-“不是一般男人…”
-“啊?”春易老看着蓝河混乱的消息,怀疑蓝河被盗号了。“那是什么男人?两般男人还是四般男人?”
-“……”
-“我喜欢的男人。”
嗯,春易老不慌不忙的喝了口水,甚至连惊讶都没有。
因为他知道



蓝河一定被盗号了。
于是他打了个电话…
“蓝河啊…你qq号被盗了,说你喜欢个男人。哈哈哈哈…”
“…”
在蓝河面无表情地挂掉电话后,春易老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woc!所以你真的是个基佬?!”
-“…嗯”
-“你不是有过女朋友的吗?还给我看过照片!蓝河?你说话!许博远!!”
-“编的。”
-“所以你喜欢的人…和你认识吗?”
蓝河想了想,如果在游戏里的话“算…认识吧?”
-“熟吗?”
-“挺熟的。”
-“几分熟?”
-“我喜欢三分熟的…”
-“话题是不是偏了?”
-“有点儿…”
-“所以你喜欢的真的不是我吗?”春易老有些惶恐。
-“…”蓝河连表情都懒得发,直接下线了。
事实证明,兄弟完全是没用的。
要追叶神,还是要靠自己。
其实礼物是一开始就准备好的,蓝河买了一对价值不菲的黑曜石手环,吃了两个多月的土才狠下心买来的。下单的一瞬间他几乎听见自己钱包的抽气声…
黑曜石质地很好,没什么太大的花样,只是收口处有绑一圈红绳。
蓝河是在广告上看见叶修的手的,鬼知道这个从不露面的骚包大神在世邀赛后就好像放开自我一样,接了一堆联盟的宣传。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他的手太他妈好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职业选手很会保养的缘故,叶修海报上那只落在键盘上的手直直戳中蓝小河的萌点,连叶修叼着烟的万年嘲讽脸都可以忍了。
黑曜石很适合他戴,蓝河单纯只是抱着这么一个念头买的,至于买了两对是他小小的私心。手环是情侣款,蓝河希望有一天叶修能亲手为他带上。
这是他一个有点奢侈的小梦想。


原本试想写肉的,但…就…一不小心…铺垫得有点多…
三章内完结吧…
拖到现在才写…
唉…
算了…
努力写肉…

讲个童话给你听 1

伞修,ooc,不正经的童话向hhh

1
在荣耀大陆有一个传说。
荣耀女神的王座上有无数宝石,只要摘下其中一颗,就会获得永生。
无数国家的勇士为了这个传说而攀上高山上的王座,最后的结局无一例外,不是死在食人花的血盆大口里,就是摔死在山脊间。
“荣耀宝石”的征途上满是鲜血和荆棘,但总有人踏上这条道路。

2.
很早以前,叶修还不是一个国王时候…
那时侯他不是嘉世王朝的战神“一叶之秋”,
也不是兴欣之国的“君莫笑”。
那时他很年轻,一心想要荣耀女神的宝石。
他是只有一把剑和一袋干粮的出逃王子。
叶家的国土离荣耀大陆很远,传说中的的荣耀是那么危机四伏。国王下了死命令,禁止让大王子接触一切关于“荣耀”的消息,他想把叶修尚在萌芽的梦想掐死在摇篮里。
但没过多久,大王子就捧着梦想的种子跑得没影儿了,连掐死的机会都没留给父亲。临走拿的的行李还是小王子叶秋的。
去荣耀的路很长,而叶修没有钱。
在饥饿和贫穷面前,王子算什么?王子算个鸟蛋蛋。
家从宫殿变成了贫民窟,但好在叶修虽然是个王子,但心着实也大,没有娇生惯养的那些个毛病。日子苦是苦了点儿,但也还能过。
叶修认识了一个自称骑士的小乞丐,叫苏沐秋。
苏沐秋望着吊儿郎当的叶修,一本正经:“我不骗你,我真的是一个骑士。”说完俯身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骑士礼,小脸绷得紧紧的,严肃极了。
叶修叼着廉价的烟卷,慢慢悠悠打量了灰头土脸的落魄骑士一眼,然后吐了个烟圈,眼神沧桑:
“其实我是个王子,你信不?”
苏沐秋身后有些胆怯的小姑娘探了探头,看着脏兮兮的王子,王子对上她的视线,一脸颓废的回望。
苏沐橙一惊,当时就吓哭了:“我不信你是王子!”
叶修掐了烟,一脸无奈。
“哥不至于这么吓人吧?不信就不信吧…”
苏沐橙不理叶修,抓着哥哥的手哭得梨花带雨,边哭边道:
“我不要嫁给他!”
“咳咳咳…嫁给谁?嗯???”叶修也惊了,不过好歹没有被吓哭,只是受惊过度呛着自己。
“我不嫁给王子了!”沐橙依旧痛哭,不理叶修。
“所以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王子…”
“我是公主啊!”
“……”
叶修看了看裙子脏成灰色,五官还没张开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公主?生平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娶你,尊敬的公主殿下。
叶修默默点了一支烟,暗自腹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