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蛰

惊蛰

我亲爱的

“现在,你是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了。”

那么,是否意味着我将与您并肩作战?

是否意味着我会像一个成年人那样挡在您前面,抵御风险?
……
是否意味着我将
成为像您一样的
英雄……

“我不想死。”

我很抱歉,最后的话没那么酷

我很抱歉,我没有那么勇敢

我很抱歉,我也畏惧死亡

“我不想离开。”

我不想离开你
……

“抱歉”

我将要离开你

“请……”

请给我一个拥抱好吗?

于是忽然想起那个喊痛的,那个请求着的,那个流着泪的,那个在他怀中的人。
他才十六七岁的年纪
他还没有和他喜欢的人说一句

“嗨!史塔克先生,我足以与你相配。”



我亲爱的

我们总是期待着洛基一次又一次地复活

他会回来的,继续惹哥哥生气

“你会哀悼我么?”他总是这么问。

所以这次,在他假笑着说我会臣服于灭霸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我期待着他反杀,期待着他用一个又一个小聪明逃脱。

但没有……
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撒谎成性,手段幼稚,傲娇别扭的洛基。
死掉了。

剧情没有反转。

“你会哀悼我么?”

“哥哥”

花了一整天看完,收到快递的时候整个人都兴奋wwww
一整个下午都沐浴在恋爱的氛围中,太太的文像海盐芝士蛋糕,甜且勾人,尤其是那些将开不开的车 @慈山 给太太比哈特

(不出意外明天还有肉?可能吧…我对自己也不抱什么期待2333)

孟进选中他的时候,看中了他的那双眼睛。

太干净了…

所以在天台上他看着黎响明明畏惧却始终抬头瞪视着他的眼睛。
孟进第一次产生了某种…隐秘的愉悦感。像是他小时候亲手掐死的小狗,那是哥哥送给他十五岁的礼物,他看着小奶狗湿漉漉的眼睛,挣扎着的动作。黎响和它很像…甚至更脆弱。
这种生下来就干干净净的东西,在经历背叛,死亡,痛苦的时候,会绝望得很好看…
“做我的狗。”于是孟进倨傲地开口,享受着他无法反抗到最后的妥协,甚至享受着他低头时候眼底的不甘和愤怒。

控制着事态的发展,操控着人心的偏向。
掌握在手中的感觉让孟进满足。
所以当看着黎响一点一点,跳进他织好的网里,一点一点挣扎着断气…直到绝望和染上他的颜色。
没错…染上他的颜色,属于“孟进”的颜色。
像是烙印一样,孟进看着黎响冷掉的眼神,看着他褪掉雏鸟般稚嫩的干净和天真…
这是一种比烙印可怕的东西。
黎响意识不到,孟进却清清楚楚。他明白这张“网”里的不止黎响一个人。
紧闭结束后,黎响开始变得冷静,他有了计划,克制情感,大放异彩。孟进看着黎响那些在他眼里不值一提的小手段,尽管这些“小”手段搬到了杨奇。不过杨奇也只是计划的一环罢了。比起这个,自家养的小奶狗已经会咬人了这一点,更让孟进在意。
黎响已经不干净了。孟进蹲在下水道里,忍不住地笑。
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不止他一个人不干净了…
所有的人,善良的,开朗的,活泼的,正直的,冲动的…和他这个小三的孩子也没什么不一样吧?
都是脏得不行。

计划已经快结束了。
孟进看着身后烧成一片的火焰…
然后听见火焰吞噬楼房的声音,噼里啪啦断裂的楼房柱子…
像是…妈妈死的时候。
孟进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搂着自己,会对自己笑的女人,有一天会被推进火化炉。
为什么要离开呢?妈妈…
孟进抱着女人的尸体,感受着她的身体慢慢变冷,慢慢僵硬,然后慢慢没有了活着的味道…没有了。
孟进埋在女人的发间,没有那种洗衣液混合着薰衣草的味道了…尸体的腐臭盖过了所有味道。
他伸出手,顺着山间的浮光,勾勒着那些漂浮的轮廓。
温柔得像是抚摸情人的脸。

一切都会结束的,火会引来警察。计划成功,然后那个人会坐牢,黎响会…
黎响会离开黑暗。
他会走上一条干净的路。
不过反正他已经被套牢了叫做“孟进”的枷锁。就算不是他养的狗,那个叫“孟进”的混蛋也足够他记一辈子了。孟进看着连绵的火光,笑着想。
黎响…理想…
黎响太远了,他是站在黑暗角落里的人,他够不到。

当黎响踏着火焰来临时,狼狈得不成样子。
计划的网里的不止是黎响,孟进一早就说过。
网里还有他。
不能抗拒的,难以阻止的,对于他的吸引。
情感不可控,这让孟进恐慌。
黎响和他不一样,无论怎样,黎响都不可能属于他。
所以计划的最后一环里,他放手了,他第一次慷慨地放开猎物,尽管小狗远离他的背影让他愤怒得抓狂。
但现在他来了…
他被对着火浪,朝着自己微笑。
你曾经历过起死回生么?或者万物复苏…又或者叫做

怦然心动。

这个词真是和他一点儿不沾边儿啊…孟进仰着头,遮住自己流泪的眼。
在自家小狗面前哭成这样,也难怪他笑得这么开心了。

“我不是大方的人…黎响。”
“我给过你机会,你放弃了。”
“做我的狗…”

孟进努力克制着上挑的嘴角,一脸志在必得让黎响有点不爽。
“操,老子好歹也是新老大,能不能说话客气点儿!什么叫‘做我的狗’啊?不会好好说话吗…”

“比如?”

“做我男朋友。”

“那…做我男朋友。”







“好。”

不会唱歌的鹦鹉1&2

(开始我的填坑行动了!!!保证甜,荣耀大陆设定,和原文有出入)
(顺便给之前的  讲个童话给你听  打广告,伞修的,算是荣耀大陆的背景?)
(逼逼了这么多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妄言菌

不会唱歌的鹦鹉
1
蓝雨大陆的术士家有一只鹦鹉,让他闻名整个蓝雨的不是他化形后的杀伐果断和战斗力。
而是…嗯…他超出一般鹦鹉的聒噪…
没错…非常聒噪…
正常的灵兽,都是沉默而自矜的。他们拥有远比普通人类更为强大的魔力,这是上帝在他们出生时就赐予的天赋,所以他们远比后天自成的人类魔法更纯粹和强大。
但没有任何一只灵兽像蓝雨的鹦鹉黄少天…

你看看霸图的老虎韩文清就是一个典型的强大灵兽
还有雷霆的白鸽戴妍琦,机智聪明还有些小可爱
就连微草的扫把…都知道沉默是金…

荣耀大陆没有哪一只灵兽…像黄少天这样…

“我说你是想让我帮你去打人顺便收我做你的灵兽?你他娘的真好意思,看见我身上的毛了不?七彩的高级魔法鹦鹉没见过?来请我来帮忙不带上个十几二十万金币说不过去吧?要知道隔壁给了我…”
魏国王青筋暴起.JPG
天知道国王是花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忍住了一把掐死这只杂毛鹦鹉的冲动
冷静…魏琛告诫自己,这他娘的是只值钱货…不要冲动…不要暴躁…不就是话多了…点…
但其实黄少天已经快被他掐晕了。
口吐白沫的少天:“×*hx$:$);&*+@操你…$$))($&@*~#)去你妈的…”
然后少天就成了蓝雨的一员。
可以说是非常草率了。

2
黄少天进入蓝雨后就被丢给了一位名叫喻文州的小术士。
众所周知,魏国王一向和这个笑眯眯的术士不对盘。
把黄少天给他,可能是一种惩罚。
阿门…
所有蓝雨人,都默默在心中为可怜的术士画了个十字。
至于此时的喻文州?
喻文州一开始就知道黄少天是个干大事的鸟,他看着喋喋不休了三个小时的彩色鹦鹉,继续微笑,然后倒了杯水。
听这个人说话,总觉得自己也口渴起来了…
喻文州崩紧了人畜无害的笑容,慢慢吞下一口水,笑容下似乎氤氲着一团黑气…
“你们是不是都嫌弃我话多又烦啊?”小鹦鹉忽然变成了人形,有些难过地坐在桌子上。
黄少天揉了揉乱翘的呆毛,手里把玩着七彩的小羽毛。
喻文州愣了愣,黄少天的人形很具有迷惑性,橙黄色的头发软软的,有几根呆毛翘起来,衬着小鹦鹉委屈巴巴的包子脸,意外地有些可爱。
“当然不嫌弃。”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揉了揉那头乱糟糟的毛,不出所料,果然很软。
犹豫了半晌,术士还是勾着小鹦鹉耳边的一小绺头发,轻声道:“不吵,少天很可爱。”
喻文州看了看从脸一路红到脖子的少年,笑着放开手。
就当哄孩子吧,喻文州想。
小鹦鹉也呆住了,这是第一次有人说他不烦…当然,重点不是这个…
有人说他不烦,还很可爱!
激动的黄少天开心得想说三百万个字。

“我是个高级魔法兽带我出去保证打爆别人不会丢脸的!我…我还有三百多的金币但可能很快就会用完啦,哦,不是和你要钱的意思我就是说说。我不挑食但不吃秋葵,虽然前后有点矛盾但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啦,哈哈…你叫喻文州是吧是吧?是什么州?有三点水还是没有啊?你应该知道我叫黄少天吧?特别好写,就是那个…黄色的黄,多少的少,天空的天。是不是特别好记?我妈说起这个名字是希望……”
喻文州看了看讲到呆毛一抖一抖的黄少天,无比后悔之前的举动。
“呃…那个,你怎么不说话啊?”许是自己一个人太尴尬,黄少天讪讪地抓了抓头发,望着一言不发的喻文州。
“喻文州,没有三点水。”喻文州只好笑笑,慢慢开口道,“少天的名字很好听。”
“那…”黄少天脸红已经遮不住了,索性变回小小的鹦鹉,有些小心地靠前一步,“那我们是…朋友了?”
“嗯。”喻文州点点头,心里微微有些触动,但说不清这种情绪。
“当然是朋友了。”

小鹦鹉自此以后就成了喻文州的小跟班,像是粘在术士袍身后的小尾巴。
蓝雨每天都可以看见一个黑袍的术士笑眯眯的,身后飞着一只喋喋不休的小鹦鹉。
魏国王站在王座前,看着自己一心认定的“蓝雨未来”兼“护国神兽”,面色复杂。
“你说…如果我当初好好听完黄少天说完话,现在会不会是我站在他旁边?”魏琛眸色深沉地望向虚空的某一个点,开口道。
“不会的,老魏。”嘉世大陆的国王很年轻,十几岁的年纪,叼着烟冷冷地扫了某个国王一眼,“有些事情…”
“主要看脸。”

魏琛,卒。

魏琛是一位优秀的术士,当年以一己之力抗起了整个蓝雨,而魏国王“索克萨尔”之名也深深镌刻在了荣耀的征途上。

可是在大的功绩,也不敌“时间”二字…

魏琛总是大大咧咧的,面上对什么都是无所谓的样子。国王没个正形,总是拖拉着一双脏兮兮的人字拖,叼着廉价的烟卷。

可能是年纪越大越容易回忆从前,魏琛忽然想起当初捡到喻文州的时候。
那是在荣耀大陆上…
从叶修征战荣耀王座之后,无数大陆都派出了勇士,想要征服这一块大陆,王座上的叶修稳稳的守着红宝石,甚少有人能从他手中取得荣耀。
魏琛就是当年的征战者之一。
和他随行的人很多,喻文州是半路捡的。小术士当时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小男孩,手里抓着一条小小的绳子,望着魏琛满眼的疏离和防备。
后来魏琛把他和其他孩子安排在了一起。
喻文州学的是和自己一样的术士,却并不出彩。小术士不论怎么努力,都在天赋上稍有欠缺。
于是他被忽略在蓝雨的角落。
无论是练习到手指痉挛,或者研究法术到深夜,也是没有人在意的。
努力的人很多,你只是其中一个,还是最没有希望的那一个。喻文州曾无数次听见这句话。
和喻文州一般大的孩子已经有了不俗的战绩和成果,喻文州一直在原地。
连魏琛也忘了他了。

总觉得队里有那么一个拖后腿的不是什么好事,但喻文州却总能给他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他看得清重重叠叠的魔法之中隐藏的局势,出奇的冷静和糟糕的实力。
喻文州看得清错综复杂的战局,他当然看得清自己。
所以在同期魔法师毫不掩饰地奚落和对上小鹦鹉略微失望的眼神的时候,听见魏琛委婉地劝告的时候,他甚至是平静的。
小鹦鹉还小,但实力不俗,或许整个蓝雨看下来也只有魏国王可以与之一战。而像我这样的人…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沮丧的脸,笑了笑。

而像我这样的人,是他的朋友,要站在他的旁边。

喻文州又一次输了,他理了理黑色术士袍,眯着眼笑。

别傻了,你不配的…

喻文州擦了擦嘴角,不敢再看小鹦鹉。他笑得与往日一般无二。

听见了没有,喻文州,你不配!

“谢谢魏国王…”喻文州抬头,冷冷盯着法杖上的宝石,冷光在他眼睛里绽开烟花。
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喻文州,卸下微笑的,锋芒毕露的…张扬到极致的喻文州。

“再来一次吧?”

喻文州看着小鹦鹉愣在原地的表情,抿了抿唇…





去他妈的你不配







装聋作哑的人太多了
我不想做其中一个
我希望色彩给予孩子的意义是美好的,而不是世界冰冷的刃口。

果冻(伞修)

(甜,没有逻辑,纯意识流,一发完小梗,如果有错别字就是输入法的锅…最近想写肉,想吃哪对的 @妄言菌

在夏天过于炎热的太阳下,就算屋里开了空调也能感觉到不时卷着热气的风,沉闷得干厚的气压。
现在还是大晴天,但估摸着快下雨了。
叶修坐在窗边懒洋洋地吃着果冻,等苏沐秋买饭回来。
楼下明明有家沙县小吃,他却非要绕一截去另一边的那家,说是楼下的味道太重不卫生,吃了不舒服。
终于在雨洋洋洒洒飘了些下来的时候,苏沐秋的身影才映在玻璃上。叶修偏着头靠在玻璃上看他,呼出的气在窗上起了一层雾。苏沐秋拎着一袋子吃的,抬头望着叶修笑。
“傻子,有什么好笑的。”叶修看着楼下的苏沐秋,小声嘀咕。
当然,如果忽略叶修一直挂在脸上不自知的傻笑和等某人时候吃掉的一斤果冻,那么他这句话还是可以信服的。

等晚饭上桌的时候雨也下大起来了,皱着眉催着叶修穿上了外衣,苏沐秋才洗手吃饭。
叶修准备点烟,瞥见苏沐秋已经端饭了,又把烟盒丢回桌上,慢悠悠地坐下“我发现你这人一谈恋爱就不一样,整个人都傻了吧唧的。”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懒得应,“你手洗了没?记得洗手。”顺手把桌上买饭补的零钱塞进了叶修衣兜里,拍拍叶修的脸,笑道“那肯定不一样了,我疼的可是我媳妇儿。”
那时侯叶修脸皮还没那么厚,耳朵尖儿红了些,“过了啊…这么肉麻。”

叶修低头扒拉着饭,吃吃还时不时点评两句“这家盐搁的有点儿多了吧。”“素菜买多了吧,炒菜隔夜不好吃了,以后少买…”
“嗯,好。”苏沐秋已经吃完了,坐在桌子旁边削苹果,苹果放了挺久了,坏倒是没坏,就是有些蔫。“来,吃块苹果。”
叶修就着他的手指尝了尝,舌尖卷过苏沐秋的指尖。
“嗯,挺甜。”

这场雨下的很大,一直到了夜里,还是不停。
叶修裹着被子喝水,看着床边有些生气的男孩。
“不是我说你,叶修。”苏沐秋揉了揉叶修的肚子,戳了戳他的头“这生产日期瞧不出来啊?就算懒得看吧,你吃上一两个就可以了不是?非要把有的都吃了…”
叶修被说得有点窘,“别用我爹的语气跟我说话,怪渗得慌。”说完吞了一口温水,挥挥手示意没事儿。
苏沐秋拿了几包冲剂正要倒,叶修先把他拦下了“不是…药就算了,我没多大事,用不着。”
苏沐秋不说话,但叶修光看他眼神就有点儿慌。
“喝。”沉默地冲好药,直接就递给了叶修。他知道叶修不喜欢这药一股子酸苦味儿,但这算是他小小的惩罚。
“不是…差不多得了啊!我他妈怎么知道着果冻是过期的啊!不骗你这玩意儿吃起来就是甜的。”叶修不耐烦的回嘴。
苏沐秋严肃地看来叶修几秒钟,在叶修以为苏沐秋要打他的时候,苏沐秋却突然俯身吻了上来。

操,叶修被吻后的唯一想法就是今天晚上还好沐橙不在。
“嗯,甜的。”可恶的是那崽子居然煞有介事道“既然你没骗我,那今天就不喝了…”
等到他慢慢拿好药走出房间,叶修才回了回神。

其实,过期的果冻挺甜的。


沉(伞修)

(意识流片段描写,可能ooc?) @妄言菌

最近梦很多,叶修总是在半夜醒过来抽烟,一根一根地抽,整间屋子都是呛人的烟雾。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可能是战队的杂事,可能是最近压力有些大了,又或者是…老了?叶修摇头笑了笑,又抽了一口,然后愣愣看着喷出的烟绕着圈子扩散在空气中。
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失眠可以多听听歌,想着放几首抒情音乐能不能缓解缓解,叶修带上耳机平躺在床上。
从《菊次郎的夏天》到《卡农》,叶修没有做梦,也没有睡着。

承认吧,你在想他。

这种时候,连沉默都有些撕心裂肺。
已经好久没有梦见他了,原本以为翻了一页的事情再想的时候不至于那么刻骨,不必那么小心翼翼。
于是叶修不敢想了,从前是藏着不想,偶尔有人提起还会庆幸世上记得他的人原来不止自己一个。
现在是叶修藏不住了,这种东西哪里是藏得住的…叶修自嘲般笑笑,想点烟,烟盒却已经瘪了。
叶修又开始在床上发呆,算了吧,睡不着就不睡了。
他盯着窗帘的一角
他入神地看着窗帘下一不小心露出的一片白光…

他在想苏沐秋。

这是他这几年做的最放肆的事了。
半夜把窗户锁死,盖上窗帘。
想一个人…
从他们的十五岁一直想,却也只能想到十八岁。
他们都以为叶修会坚强的把这些东西藏好,他不会伤春悲秋说他想某个人快疯了。
叶修也这么以为。
所以现在这样想念的机会是只有一次的。
即使他矫情大哭,又或者他一遍遍想着那张脸,都是偷偷的,不会有人看见。像在水底憋气,叶修只敢在这样的夜里才能上岸喘一口气。
他太累了。

天亮以后他就会沉进水底。

在这种时候,叶修觉得自己都想来上一口了,翻箱倒柜出来一瓶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啤酒。
打开抿了一口,一股子怪味。
正准备再来一口,突然想起来那个人有点严肃的脸“过期的东西不能吃你是知道的吧!生产日期不会看吗?”
操。叶修低低骂了一句,把啤酒扔进垃圾桶里。他眼睛红红地望着天花板,思绪漫无目的地飘。
那次是什么时候来着?
好像是周末,他偷吃了一盒过期的果冻闹肚子。苏沐秋骂他来着,两个傻小孩当时好像还吵起来了。叶修想着想着就开始傻笑。
“我他妈怎么知道过期,是甜的啊!”
“大爷你看看生产日期吧…”
那次争执是在那个人的吻里解决的。
他们交换了一个过期果冻味的吻,挺甜的。

叶修傻笑了一会儿,突然不怎么敢想下去了。
他就那么迷迷糊糊坐了几个小时。

临睡前肚子开始痛起来。
有时候还真得听你的…叶修想。

天亮了。

你的背影

今天是造福冷cp的日子,剧情烂得一批,凑合着看看吧。
巨ooc,番外有肉,小虐,(^_^)Y
双聂的车…骨科大旗摇起来
第一次写双聂…
写不好就算了…
老规矩
评论百度云见…
打不开
就私信…
(^_^)Y